梅姨到底有多恐怖(梅姨最吓人的照片)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记忆承载,欢迎关注阅读全文。

聊这个话题的,我们公众号估计是最后一个,因为别的号都安静了,不聊了。

此梅姨非彼梅姨,不是那个外国的梅姨,而是一个国内的人贩子。

来龙去脉就不说了,画像到底是不是她本人,总共贩卖了几个孩子,是否抓住了,是否该杀,网上沸沸扬扬,已经讨论了两周了。

关于她离奇的传说,她导致的那些家庭悲剧,我们不聊,有兴趣的读者去网上一搜一大把。

大部分公众号的态度是情绪化的,就是喊打喊杀。

我很认同。

听到这句话不要诧异,我们号很少情绪化,但今天很另类,我确实认同这些喊打喊杀的。

这些人的意见综合起来就一条,不惜一切代价抓住这个人贩子,然后什么招都往她身上使,而且要公开,要刻意宣传,所谓杀一儆百。

当然,任何一个话题都有另类,我也看到几篇文章持反对意见,甚至有文章说,人贩子这种事儿已经很罕见了,因为摄像头遍地都是,破案率急剧升高,而且现在养孩子的成本越来越高,买家的缩小使得这个市场急剧萎缩。

这番话我能理解,这就像小偷是被支付宝和微信消灭的一个道理。

但这番话并不意味着,以后警察就不需要抓小偷了。

这个逻辑,你明白么?

我们是个大国,摄像头密布的是大城市,有很多摄像头照不到的地方。

人贩子是活的,她又不是脑残,人家不可能从头到尾待在摄像头底下等着你来拿。

人家不会等那些在大城市里打工的父母们带着孩子返回农村的时候下手么?

人家贩了孩子难道不往没有摄像头的偏远的山区里贩卖么?

很多想当然的公众号博主们没有理解法律的价值究竟体现在哪里。

你以为出动那么多的警察,到处查访,是为了给你找孩子的?

找孩子的确是丢失孩子的父母眼里最重要的一件事,但它真的不是法律眼里最重要的一件事。

我们假设这么一个场景。

假如一个孩子丢了,回头花费了2000个警察,用了10天找回来了。

这个代价是什么?是2万个人日。

学过软件工程的看到这个名词很熟悉对吧,这是我们核算项目花费的一个很重要的指标,人日。

你用了多少个人日来完成一件事。

好,2万个人日,就是2万人的一天。那它是一个人的多少天呢?

是一个人的2万天。

一年才365天,2万天,55年了好不好,这是一个人大半的生命啊。

你知道生命的价值怎么测算么?

就是这样测算呀。

我花了大半条命,捡回来一条命,这叫什么?这叫利润微薄。

要是每个孩子都这么个丢法,都这么个找法,最后社会资源,就被耗尽了。

所以警方在找孩子的过程中,他们最关心的是什么?

是打击人贩子集团,这在他们眼里比单纯的找回一个孩子,更重要。

能理解这意思么?

你找回了一个孩子,是的,一条性命。

可是你抓住了一个人贩子,也许就救了5个孩子,也许就救了10个潜在丢失的孩子。

你觉得哪个功劳大?显然是后者。

这就算完了么?没有。

我告诉你,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善医者无煌煌之名。

你要真是个医中高手,你就该治未病而不是治已病。

抓住人贩子,固然是大功,可是让别人不敢生人贩子之心,那是比大功还大的功。

你想想看法律是干啥的?不就是干这个的么?

包龙图的电视剧我们都看过,其实这种戏剧从古代传唱到今天。

你觉得黑脸的包公当中坐,王朝马汉在身边,龙头铡,虎头铡,狗头铡依次排开,为啥要搞的这么隆重?

杀个死囚而已,水果刀也够了,在冶金技术并不发达的古代,铸造那么大的铡刀,还分门别类,上面雕刻动物图案,这是吃饱了撑的,有钱没地方花么?

当然不是。

包龙图故事的作用,就是打击潜在的犯罪企图。

它告诉每个听到这个故事的人两个要点。

第一、犯罪的结果是很可怕的。

那么大的铡刀,你看着就胆战心惊。

第二、犯罪被处罚的概率是很大的。

狗头,虎头乃至龙头,就是告诉你,别有侥幸心理,谁都得一刀,哪怕你是驸马。

这两个东西合起来叫什么?叫数学期望。

我们如果去买*,关心哪两件事?

中奖的概率和头奖的金额。

因为这两个乘起来就叫做数学期望。

假如犯罪破案率很低,那么惩罚的力度就得很大。

比如我们看古代,死刑并不是最重的,给你三尺白绫,那其实已经是死刑里最宽容的。

上面还有斩立决,还有腰斩弃市,甚至凌迟,乃至牵连九族。

为什么要这么重的惩罚?就是因为破案率太低了,技术手段不够,破案率升不上去,为了提高数学期望,只能提高惩罚的力度。

数学期望越高,犯罪的成本就越高,那潜在犯罪的意愿,也就降低了。

你看到了吧,古人没学过概率论,但做起事儿来,完全符合原理。

昨天我们聊了一个预期的话题,结论是什么?

其实就是告诉你,完美是不存在的,绝对的公平也是不存在的。

成年人的社会,就是一本金瓶梅,它不是红楼梦。

但是,要怎么样?要学会管理预期。

管理预期不仅仅是管理自己的预期,也包括管理对方的预期。

你经常听到一句话,要打击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

就是管理对方的预期。

你得让对方没有侥幸心理,这才是低成本打击犯罪的有效途径。

有的人可能要问,犯罪多了,为啥对于人贩子这种针对未成年人的犯罪要格外重视呢?

宋佳最近有本电影在上映,叫做《你是凶手》。

冯远征演了里面的罪犯,十年前的绑匪李爱军。

当年李爱军,作为一名物理老师,他唯一的女儿重症,急需40万医疗费,他拿不出来,就绑架了宋佳的女儿。

没成想拿到钱,交付人质的时候出了意外,孩子坠崖,死了。

宋佳和王千源饰演的警察花了十年,想要找出凶手,就这么一个故事。

说实话,这个故事是有问题的。

这里面的故事情节在于李爱军不绑票,就没法救自己的女儿。

那我问你,你不觉得医院的收治流程有问题么?

医院对于不付医疗费的人,不治,我能理解,它不这么做,大家都不付,那医院就搞不下去了。

但这里面对于特殊情况,应该有特殊渠道。

比如这个病人是孩子,实际上,她本人就可以以自己未来的一生做担保,做什么担保呢?做贷款担保。

人本身就是有价值的,因为人可以创造财富。

这里面无非面临的是一个价格评估的问题。

这孩子治好的概率有多少,她的未来到底值多少钱,什么样的金融机构可以介入,以类似教育贷款的方式,向她提供资金,帮她度过难关。

理解我的意思吧,你治的好的概率越低,那能提供给你的贷款也就越少。

当然,这里面她爸,李爱军也可以透支自己的人生,一样可以用出卖未来的方式评估贷款。

这就叫途径,你总得有些途径来解决当下的危机。

如果你真的任何途径都没有,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

那我告诉你,李爱军的选择成了必选项。

你换我处在他那个情境下,我也得那么干了。

这叫什么?这叫某些现实中的缺陷把某种犯罪变成了必选项,这是我们要极力避免的。

否则我们人类废这么老大劲,花这么多年进化个鸟?

你看明白我的观点了吧。

绝对的公平,绝对的善良是做不到的,但相对的,必须要提供。

我们既要明白,资源是有限的,不能为了良心就无休止的浪费公共资源,但我们也得明白,有些事,必须使用公共资源。

日本有个企业家,其实挺有钱,绝症,知道治不好,放弃了。其实他有医保,而且自己也很有钱。

他放弃的理由很简单,他觉得自己很老了,反正也治不好,花这些钱无非是舒服点。他不想花大家的钱,也不想花自己的钱,因为无论谁的钱,都是这个社会的钱。

当然很多人很感动喽,这就是人类的精英,不仅事业上是,思想上也是。

很显然他清楚,我多花一分不必要的,也许就有一个必要的人得不到资源。

我认同他这一点,认同的理由是,他确实很老了。

明白我这意思么?

假如一个成年人,确实没钱治病,社会不救济,还能找得到很多理由说过去,可是一个孩子,如果她的父母没钱,社会不救济,其实说不过去。

你怎知她不是未来的马云呢?

那我们反过来来看梅姨的故事,她可不是为了救人,她就是贪婪。

她觉得孩子嘛,没了可以再生,这是她的想法。

对于一个没文化的人贩子,你跟她讲道理,有意义么?讲道理不用成本的么?

是什么人都可以教育的好么?

显然不是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也站在大部分公号的立场上,同样呼吁对梅姨们赶尽杀绝,不惜一切代价赶尽杀绝。

很显然,傻人,就得用傻办法。

你得让她们明白,你只要出手,就一定会被抓住,被抓住,就会让你痛苦到死。

要让她们彻底明白,没有侥幸,没有赦免。有效的管理她们的预期,才能更低成本的维系治安。

这不仅仅是在维护社会的底线,同样也是对潜在的人贩子们的一种爱和保护。

知道某条路一定行不通,从此安生点,不好么?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记忆承载,欢迎关注阅读全文。

文章仅供参考不保证准确性,如果情况严重请咨询专业人士。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站长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nie6.com/jszwz/167356695386528.html